返回

快穿之拯救黑化boss计划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摄政萌妃(11)|(第1/2页)
👆一章 目录 👇一页
来不及思考,连忙跑到床边抓住被单披在床上。然后小心的翻过被她砸昏的人,这一看,居然是南灵雪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会在这儿?还不待她反应,紧闭的房门被一股大力推开。

    祁渊!!!

    看着站在门边的祁渊,简沫呆住了。

    祁渊心中同样震惊,待看到地上额角渗血的南灵雪,眉头一皱,运起功向简沫打去。

    简沫灵力耗尽,根本没有力气,她重重的摔在地上,眼中全是震惊。

    “来人!把刺客关入大牢”祁渊没有看简沫,冷然对外面的人吩咐。

    侍卫们把受伤的简沫托了出去,简沫难过的看着祁渊背影。

    她是不是再也不能在他身边了。

    南灵雪已被送去医治,祁渊站在房中,看向香炉,忍住心中的燥意,用水浇灭。他进门就闻到这股香气了,一笑散,江湖上有名的媚药,南灵雪真够大胆的。为什么祁渊没有怀疑变身后的简沫,那是他早就得到消息了,唯一让他意外的便是沫沫的消失。想到刚才那个女人的眼神,祁渊心里顿了顿,那个眼神,真像沫沫。

    啪——啪——啪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,那个女人是谁?”

    满地狼藉

    南慕轩恨声看着跪在地上的人。

    “请皇上恕罪,还没查到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干什么吃的!”南慕轩更加愤怒,彻底露出本质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的由摄政王的人关押,暂时还查不到”跪在地上的人看着失控的南慕轩,内心害怕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他的人?”南慕轩疑惑。

    “据可靠消息,那个女的并不是摄政王的”

    南慕轩内心愤怒,难道有人帮助他!到底是谁?

    “滚!没用的废物,还不快去查那个女人到底是谁!”

    “别气坏了身子”柳清若从里面走出来,手轻轻的按着南慕轩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不除祁渊朕一日不得安宁”南慕轩闭着眼睛,

    “祁渊做事严谨,丝毫找不出一丝错处,这次只要南灵雪得手,给祁渊安个侵犯之罪,不管是真是假,天下人都会群起而攻之,随后朕有的是办法让他死,这次倒是可惜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轩……”柳清若拥紧南慕轩,给予无声的安慰。

    “报”门外太监传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南慕轩不耐。

    “启禀皇上,皇后娘娘求见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离开了”柳清若先一步开口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若儿,我……”南慕轩看着柳清若,神色抱歉。

    “阿轩,若儿明白”说完向南慕轩投向一个善解人意的笑离开了。

    南慕轩看着柳清若离开,对这时进来上官琪多了些厌恶。

    殿内收拾干净,上官琪慢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臣妾参加皇上”上官琪行礼。

    南慕轩快速恢复了往日模样,温柔走下去拉起上官琪的手。

    “朕的皇后怎么来了”

    上官琪看着面前的南慕轩,心中庆幸,嫁入皇家她别无选择,还好面前这个人心中一直念着她。

    “公主醒了,臣妾来告诉皇上一声”上官琪无奈,她与南灵雪关系一向不好,偏偏作为一国之后要时常照看她。

    “朕知道了,你也劳累一天了,好好休息一下吧”南慕轩体贴的说。

    “是”上官琪感动的看着南慕轩,随后离开。

    明栖阁——

    “公主,先喝药吧”绿鸢端着药碗站在床边。

    “滚!都给本宫出去”南灵雪靠在床上,头上缠了几圈绑带,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“公主,别伤了身子”绿鸢在一旁劝慰。

    南灵雪想到那件事,心中止不住的发慌,他不会知道了吧!

    “绿鸢?红杏呢?”南灵雪忽然拉住绿鸢问。

    “公主放心,红杏承担了此事,已被杖毙了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……就好”南灵雪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她忽然想到什么,

    “那个害我的女的呢?”

    “那个女的被摄政王收押了,还关在大牢呢”

    南灵雪听完一阵愤怒,真是便宜她了,计划偏偏快成功了,要不是她,也许祁渊会接受她。南灵雪想得很简单,只要自己身子给了祁渊,娶了她之后会慢慢爱上她的,殊不知,这也让她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大牢内——

    简沫坐在阴暗潮湿的大牢内,脸色落寞。

    “小七,我是不是任务失败了啊”

    “宿主,别放弃”小七激励她。

    简沫想到祁渊的那一掌,心有点疼,她以后见不到他了,她无畏死亡,但对于祁渊,从心底有点不舍。

    “小七,我肯定要被斩头了,还没跟祁渊说再见呢”简沫眼眶有点红,悲伤极了。

    这时,一碗馊饭放在简沫面前,狱官看了简沫一眼,这一眼便让他移不开视线。

    简沫自从祁渊出现的那刻,便没想过自己变成人的模样,但在他人看来,堪称绝色。

    白嫩如玉的脸蛋,精致的五官,乌黑飘逸的长发披散开来,更衬得全身皮肤像剥了壳的鸡蛋,但最令人难忘的是那一双灿然的星光水眸,清澈见底,明明身上只有一袭床单,但给人的感觉如仙子般纯洁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还长得美”狱官贪婪的看着简沫,发出一阵淫笑,伸出手想要摸简沫。

    简沫后退到墙角,警惕的看着狱官,唯恐他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另一名长得又壮又黑的狱官打在他的头上

👆一章 目录 👇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