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快穿之拯救黑化boss计划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摄政萌妃(13)|(第1/2页)
👆一章 目录 👇一页
祁渊把取来的白色面纱给简沫带上,这才满意许多。

    简沫也没有多问,古代不是女子出门不露脸的吗,也许这里也是。

    出现在街上时简沫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。

    此时夜幕降临,大大小小的街道上灯光通明。简沫所处的这条街是灯节最盛大的地方,街边,树上,湖泊,挂着各式各样的灯笼,女子盛妆打扮,男子玉树临风,人人手中拿着一个灯笼,频频看向四周的人,有缘男女一见倾心,便会互相交换手中的灯笼。

    简沫无力扯了扯自己的面纱,再看看身边戴了半边面具的祁渊,无力极了,她越看越觉得她们两人与这里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不然把这摘了吧”简沫试探性的问了问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想让灯会开不了的话”祁渊望着远处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简沫一下子就明白,像祁渊这种天下间传说得凶神恶煞的人物出现在公众场合,人肯定马上都跑光了。

    简沫认命得看了看四周,立即被小摊子上精致漂亮的灯笼吸引了目光。

    她高兴的拉着祁渊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姐,买灯笼吗”摊主是个老实憨厚的中年人,见简沫过来立即乐呵呵的。简沫新奇的翻看着各种灯笼,每个都好看极了,这很难让她作出选择。

    “这个吧”祁渊突然伸出手拿出一个灯笼,简沫一看立即爱不释手,那是个可爱的猫咪灯笼,做得精巧极了。祁渊看着简沫高兴的模样嘴角弯了弯。

    “公子选个什么”摊主询问祁渊。

    祁渊本想拒绝,简沫突然拿出个小猪样式的灯笼放在了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你拿这个吧”简沫高兴的看着祁渊拿着灯笼,与他周身清冷的气质形成反萌差,可爱惨了。

    祁渊话到嘴边触及简沫亮晶晶的眼神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好”

    两人付了钱,拿着灯笼四处闲逛。外面有许多小吃摊,香气欲人,但祁渊只给她吃一点,简沫只能说洁癖的世界她不懂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试试那个吧”

    简沫指向一处空旷地带,那里有许多人在放灯。

    简沫拉着祁渊跑过去,付钱要来两个许愿灯。

    简沫把灯点起,闭上眼睛许愿。

    '祁渊,希望我可以永远陪在你身边!'简沫睁开眼睛,看着慢慢飞向天空的灯,心中苦涩,她心里明白也许这个愿望永远不会实现。

    “你许的什么”祁渊略带好奇的看着简沫。

    “秘密!”简沫吐了吐舌头,狡黠一笑,转身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祁渊跟在她的身后,目光暗沉,那一瞬的悲伤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“给爷把你的面纱摘了”一双手臂拦在简沫面前,语气蛮横。简沫后退,前方有七八个身着绸缎的富家公子正戏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拦住简沫的人身着一袭价格不菲的红锻衫,眉目如画,眼角轻佻,嘴角微微勾起,更显得男子风流无拘。

    祁渊迅速上前把简沫拉到后面,目光冷冽。对面的男子无惧,直视祁渊。

    “识相的给爷让开”男子大声开口,周围的群众认出男子身份,全都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是秦大将军的儿子秦昀”祁渊点出男子身份。

    “大胆,谁给你的胆子直呼世子名号的”秦昀身后的富家公子们应喝。

    秦昀没有出声,只是听到祁渊的声音感觉有些熟悉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,但他狂妄惯了,就把这丝熟悉抛到脑后,挑衅地看着祁渊。

    祁渊背后的简沫听到秦昀的名字眼前一亮,这可是个香饽饽啊!

    秦大将军秦方,一生忠效,早年丧妻留有一子,秦方是个重感情的,对亡妻念念不忘一直不肯再娶,对唯一的儿子溺爱无度,又极其护短,就养成了秦昀这个性子。可他有个优点便是超强的经商天赋,有名的青楼,赌场那都是秦昀开的,手里除了钱还是钱。在后期,南慕轩的成功大半有秦昀的财力支持,更何况他老爹。

    但简沫知道,表面上秦昀天不怕地不怕,可他怕祁渊,就好比老鼠见到了猫,只要有祁渊出场的地方,就见不到秦昀的影子。

    在秦昀和祁渊互不相让的交锋中,简沫迎着众人惊讶的目光走到秦昀面前,在秦昀没反应过来前在他耳边说了一句,

    “他是祁渊!”

    “什么!!”秦昀听完连忙后退,看向祁渊越看越像,再想到之前自己的行为,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反转让富家公子们集体傻眼,都惊讶的看向简沫,不明白她说了什么让这个不可一世的混世魔王吓得坐在地上。可再联想到秦昀惧怕之人,那就只有当朝的摄政王有这个本事了,纷纷看向祁渊的目光惊恐不己。

    而祁渊见到简沫在秦昀耳边低语时便脸色阴沉,内心控制不住的暴烈,几步上前用手把简沫抱在怀中,运起轻功消失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秦昀还傻傻的坐在地上,看着祁渊抱着简沫的手,惊得口中塞得下一个鸡蛋,这家伙居然碰女人了!

    简沫回到王府时也一脸懵逼,看着拉着她一脸阴沉的祁渊,不明白他为什么生气了,可简沫也不敢多问,努力跟上他的步子。

    呯——

    房门被大力关上,在漆黑一片的房间中,简沫一下子被甩在墙上,后背撞得生疼,忍不住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祁渊没有说话,有力的大手摁着她的手臂,灼热的身躯禁锢着简沫,在黑暗中找到她的唇并狠狠压下,就像饥饿的狼进食一般,毫无章法的吞噬着她柔软的唇瓣…………简沫全身不能动,只能承受着祁渊的掠夺。

    在简沫快要不能呼吸时,祁渊找到感觉并渐渐温柔起来,从开始猛烈的掠夺化作了不急不躁的品尝,舌头从她唇齿间穿梭过去,一点点汲取她口中甜蜜的汁液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吻完毕,简沫全身发软倚靠在祁渊怀中大口呼吸着空气,祁渊低下头用手摸了摸简沫红肿的嘴唇,眼色发红。

    “以后不许对别的男人那么近!”祁渊轻咬住简沫的耳垂,冷冽的话语从口中溢出。

👆一章 目录 👇一页